知书 | 民国绝响:大师之后,再无大师

摘要: 一套为你铺展开一个时代的书。

10-12 16:40 首页 读者



提到民国时期,你会想到什么?

 

是剪辫易服、驱除鞑虏;是军阀混战、民不聊生;是慷慨悲歌、壮士扼腕;还是足以荡涤整个中华大地的大动荡,大变革?

 

就如同狄更斯所言,所有的时代,都既是最好的时代,又是最坏的时代。


丧权辱国,国破家亡是那个时代;思想自由,学术精进同样也是那个时代。


我们接触的历史,大多以政治输赢作为定论,乱世英雄,成王败寇。但王朝更替,本是历史演进的必须,唯有精神、气韵得以万古流芳,绵延千年,成为一个民族发展进步的内在支柱。

 

从这个层面来说,民国不失为大师云集,名家辈出的时代。

 

可惜的是,许多民国大家在娱乐至上的当今时代,大多成了茶余饭后的谈资,成了一段段惹人非议的风流往事。他们真实的风貌,反而在一片喧嚣中被渐渐隐去了。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。

 

现在,有这样一本书, 它以超凡的勇气和如椽的笔力,力图为我们还原那个战火纷飞同样也激情澎湃的年代,记录下那个时代知识分子的特有风采。

 

如果你对那个时代有所疑问、怀想,或是敬仰,那么这本书,你一定不能错过。



它就是我们今天要介绍的《南渡北归》。

  

点击图片了解详情

↓↓↓

作者:岳南

出版方:湖南文艺出版社

 

《南渡北归》是纪实类文学作家岳南的巅峰巨作。


作者耗费十余年心血,三下江南与西南边陲,实地采访与考察,搜集整理了近万字珍贵资料和亲历者的口述资料。第一次全面描述了20世纪中国最后一批大师群体命运的剧烈变迁。


该书自出版后便不断加印,并引起了广泛的社会关注。

曾荣获《亚洲周刊》2011年十大华文好书之冠。

 

诺贝尔奖获得者莫言、杨振宁领衔,柳传志、俞敏洪、朱向前等人联袂推荐。

 

上海交大等知名高校校长鼎力推荐十大好书之一。

 

《人民日报》于2015年倾力推荐“22个领域22本好书”之一。


本书为最新増订版,增加了大量的珍贵史料,照片以及亲历者的采访,全方面、多角读为我们解读那个逐渐远去的时代。

 

书籍装帧考究,并随书附赠了特质手绘大师藏书票。非常具有收藏价值。



手绘大师藏书票



全书分为《南渡》《北归》和《离别》三部分。

 

所谓“南渡”,指的是上个世纪知识分子冒着战争的炮火由中原迁往西南之地;而“北归”则指抗战胜利后再度回归中原。

 

整部作品的时间跨度近一个世纪,所涉及到的人物也几乎囊括了20世纪人文科学领域的所有大师级人物。

 

作者将写作视角对准当时的知识分子阶层,看他们在时代浪潮下的艰难生存、求学、抉择与抗争,并对他们的群体命运做了细致的探查和披露。

 

在谈到为什么写作这本书时,作者岳南这样说道:

“我觉得我是真的很爱那段历史,其次是对那段历史很悲伤,何止是悲伤啊,是悲痛啊。我想把这段历史告诉给后人,让他们知道曾经发生过这么多事。”

是啊,历史如过眼烟云,只留下一个个高大伟岸的背影。


梁思成林徽因夫妇


书中写到一代国学大师王国维,苦心经营大学的梅贻琦,亦官亦学的傅斯年,三百年得以一见的史学大家陈寅恪;外交学者胡适,建筑学家梁思成,革命斗士闻一多,数学家华罗庚,生物学家童第周……

 

灿若星辰的大师装点了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,也让后人高山仰止,望之弥高。


 唯教育不可偏废


民国时期,虽战事不停,但教育事业,始终未曾偏废。


清华大学师生合影


在1925年,清华国学研究院更是集齐王国维,梁启超、陈寅恪、赵元任四位大师级人物。


正如校长梅贻琦所说:所谓大学者,非谓有大楼之谓也,有大师之谓也。

 

考古学家李济说:

那时的留学生,没有一个人想在美国长久地待下去,也根本没有人想做这样的梦。那时的留学生,都是在毕业之后就回国的。

那时的知识分子,人人都怀有一腔报国热血,他们追求思想自由,学术精进,在海外学成之后,一心将所学用来振兴国家的教育。


 “刚毅坚卓”的西南联大


随着战事加急,到1935年,华北各地逐渐沦陷。此后,中国现代历史上最为悲壮的知识分子大撤退就此展开。撤退分两次进行,先由华北各地撤往湖南一带,后来,又再次深入西南腹地,到达云南昆明。

 

西南联合大学应运而生。


西南联大校址


如今,西南联大已经成为中国教育史上的传奇。而本书则会带领我们去认识一个更加真实和更加珍贵的西南联大。

 

这所成于炮火之中的大学是如何秉持“刚毅坚卓”的校训,如何在民族危亡之时发出悲壮的呼号又转而韬光养晦,于艰难困苦之中炼造了大批人才。


也许可以从校歌中管中窥豹。

  

万里长征,辞却了,五朝宫阙。暂驻足,衡山湘水,又成离别。绝檄移栽桢千质,九州遍洒黎元血。尽笳吹,弦诵在山城,情弥切。


千秋耻,终当雪。中兴业,须人杰。便一成三户,壮怀难折。多难殷忧新国运,动心忍性希千哲。待驱除仇寇,复神京,还燕碣。

 

——西南联大校歌《满江红》



余秋雨曾将魏晋风流称为“遥远的绝响”,而岳南在本书的最后,在大师逐渐陨落凋零之后,也称其为绝响。


俱往矣,不管是生离还是死别,留下的,是书封上那八个字:大师远去,再无大师。而贯穿全书的,则正是这些背影所留给后世的种子——独立之思想,自由之精神。

 

大师虽然远去,惟愿其精神不朽。


编辑:汤谷虞渊



买即包邮,

随书赠送精美黑皮笔记本

点击图片购买

↓↓↓


首页 - 读者 的更多文章: